随便写写

  ta是一个被幼小天使随手捏出来的类人体,身体仅由天堂与地狱之间的界河水构成。

  ta还隐约记得那双小手柔美的触感。一双小手,一抚,抚出ta晶莹的发、ta的剔透的躯体,却在小天使赋予ta眼睛时被大天使拉离了界河。

  或许某一天,一只恶魔捧起在界河里盲目游动的ta,恶魔扯了扯嘴角,用尖尖的指甲划开ta的眼皮。ta睁开漂亮的眼睛看着恶魔,恶魔也看着这双与天使有几分神似的眼睛。

  恶魔便伸手划下了ta的眼皮,使眼球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下不得合眼。

  ta的眼睛被狠狠刺痛着,不断、不断地流着泪,直到ta耗尽自己。

  

罪恶世界(初)

*真·瞎写预警

*有最近真实时事映射

*更多罪恶世界内容详见罪恶世界tag

*来猜猜这个出场人物是谁?拿镰刀的,拿镰刀的呦!(疯狂暗示
——

  罪恶被推崇,良德被耻笑。

  黑白颠倒。

  何为黑?何为白?只不过是一个颜色被普遍称为同一个名字罢了,那,换个名字又能怎样,世界照样运转,无疑。

  那个东西带着尸体与血的腐臭降临于世,突兀的滞停在最高峰的半山腰。山脚下的村庄抬头只顾望着这个外来者,停下了手里滴血的匕首。

  只不过几分钟,一位强奸者首先恢复了日常工作,刚刚突然的打断令他心怀不满,他决定爽够后杀了这个勾引他的贱骨头。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

  老实的男人提上裤子,腰间的匕首顺势飘进了女孩的颈动脉。苍白的东西被随手丢下悬崖。血红的太阳染红了附近的云,扯着一抹白坠入黑暗。

  在黑与白交替的间隙,山脚下的湖里水花翻腾,湖水被掺入些许墨蓝,一些东西被无形的荆棘从水中虏来,不过多时湖里深蓝的水便无力的冲刷起山腰上腐臭的建筑。

  夜半,村庄里仍有些许模糊的惨叫声与欢笑声。什么东西从山腰上的建筑里一跃而下,手里的镰刀在渗满血渍的石砖上顿顿的响。跟在这东西身后的,是低压压的一片如沙尘暴般的东西,这东西渡步到村庄口的石头上坐下,镰刀上的锁链在石头上嚓嚓的响。那片低压压的东西如同有生命一般在村庄口一跃而起,在空气里稀释成一片独属于这村庄的浓雾。

  那东西戴着破布缝制的手套,手指在石头上有节奏的上下滑动,在手指第7个来回间,他身后的欢笑声彻底消失,惨叫声变得无比响亮。
  

有时候做罪恶世界系列的时候都有点不知道该不该打谜鹅的cp tag,因为我明知道在这个世界不管是哪个鹅都如此有野心,他的心也不再会只拘泥于爱情。只有最纯洁的塞壬鹅对谜有过一种友情与爱情混杂的深厚感情,谜却亲手把这份感情扼杀,这也同样促成了塞壬鹅的成长。君王鹅只关心权力与疆土,塞壬鹅只关心族人与战歌,“神明”鹅只关心如何将世界掌控于手。

一个悄咪咪的询问

大家觉得我的画风有什么特点吗?这里想试试画风封印,就是避开自己画风的所有特点画一台画。

完美与破碎

é:

我的入坑文!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这一篇!哭唧唧


StuckyLibrary:



主页君你好!!想求一篇文!有一段是大概是盾冬去超市,超市有个妹子说吧唧看盾的眼神就是想保护他,他就算这样了,还是想保护他,之类的,具体不记得了!!!好想重温啊啊啊啊啊!!!麻烦主页君了!第一次求文不知道是不是直接这样私信给你!!抱歉打扰了!




------




【无差】完美与破碎








妹子自己找到哒


这个!!!想食禁欲大副×性瘾患者小舰长!!!!!!(´+ω+`)

成天叭叭叭的,叭叭什么叭叭(老年谜鹅日常2)

        爱德窝在单人沙发里,挠挠头,眼神死盯着手里的填字游戏,20分钟了愣是没动笔,只是时不时的用笔把纸张戳得哗哗响。
        “滋滋滋——”
        “奥斯瓦尔德!!!别在地毯上滋滋你的电动增高垫了!”
        “滋滋滋——”奥斯瓦尔德缓慢滑到爱德身边,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眯缝着略显混浊的蓝眼睛( ̄へ ̄)透过单片镜打量着爱德手里的填字游戏。

        “完了,傻了。”
        “P!!!!我聪明的很!”
        “那也不对啊……”
        “不对什么?(・◇・)”
        “少了点东西。”(凑近ing)

         这时,突然瞎逛到客厅的马丁差点被雨伞里喷出的火烧到。
        马丁:(#゚Д゚)抱歉打扰了!!!告辞!

      【奥斯瓦尔德🐧】对【爱德❓】使用了【叭叭叭叭叭叭叭使劲亲(○`ε´○)】,智商提升效果显著,并产生心情愉悦的附加效果。
       
        晚上,常规性遛蝙蝠活动进行中——
        不合时宜的,爱德年迈的智商再次掉线。

      【奥斯瓦尔德🐧】对【爱德❓】使用了【叭叭叭叭叭叭叭使劲亲(○`ε´○)×2】,智商提升效果显著,并产生心情愉悦的附加效果加倍,启动被动技能——【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

         ^    ^
蝙:(눈_눈)  把新鲜的谜鹅裹上蛋液,裹上面包糠,丢到蝙蝠洞揍至金黄,阿福大米都爱吃,罗宾们都馋哭了。

马丁:(ノಥ益ಥ)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老年谜鹅与马丁的日常)

        远在欧洲出差的马丁在回公寓的路上被人绑架了,一群穿着印满黑色问号的绿色紧身衣的人把他绑进了黑白配色的私人直升机。
        马丁脖颈上的发声器似是发出了叹气的声音,“绑匪”见马丁张口想说点什么,便抢先说到:“我是不会告诉你我们的老板是谁的。”
        发声器又发出了叹气的声音,马丁的手早已从绳索挣脱,伸手打开绑匪挂在胸口的对讲机,
        “爸!!!!!!”

         发声器的喇叭有点劈了。

【哥谭市-尼格玛/科波特大宅】

         “砰!”
        奥斯瓦尔德抬手崩了那个一脚把马丁从直升机上踹下来并骄傲的说“老大我把他‘请’回来啦!”的小弟。
        奥斯瓦尔德脚踩高科技与马丁并行,即使有了电动小车轮的高度身高还是比不上瘦高的儿子。奥斯瓦尔德刚想再垫垫脚就到了室内,一进门一个穿着墨绿色睡袍的身影就从沙发上窜过来一把把奥斯瓦尔德从“电动增高垫”上一把抱了下来。
         “爱德,你就不能让我在这上面多站会儿……”
         “什么??????????你说什么????奥斯瓦尔德??????我耳朵好像被某个小兔崽子吼聋了。”
         而马丁并没有掺和父母的日常拌嘴,正眼皮抽搐地看着用来充当墙壁的巨大玻璃水族馆,各式各样的企鹅抱着团在水中穿梭。
        “爸,你就这么纵容我妈搞这个?”
        “我还纵容你2年不回家呢!!!”奥斯瓦尔德扯尖了嗓子吼着,动手撸袖子拎着伞戳马丁的屁股。
        “你妈想你了。”爱德推推眼镜,双手插兜。
        “谁他妈是妈了?!”
        “这回真要聋了。”爱德装模作样的掏掏耳朵,手放下来的时候顺势看了眼手表。
        “快去睡觉罢,都几点了。”
        “21点……”
        马丁感觉他的眼皮抽搐得更厉害了。

        “所以我好不容易回来真的不去一起遛蝙蝠吗?”马丁试图把他的入睡时间尽可能的往后拖。
        “不去。快去睡觉,都几点了遛什么蝙蝠,年轻人得早睡觉,老年人更得早睡,要不是你妈非得等你,我们早睡了。”
        在马丁极不情愿的说了n次我这就去睡后,两位老年人终于打算转身回卧室,一路上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或者说是爱德在单方面搀扶行动不便的奥斯瓦尔德。
       “哎,爱德,乔纳森给你的降压片你吃了没啊?”
       “吃了吃了,别操心了,啊。对了明天贝恩过来给你按摩按摩你的腿。”
        “得,又得酸一阵了。”
        “没事儿,我背……我记得给你的增高垫充电。”
        “又嫌我沉又嫌我矮是吧。”
        “还嫌你笨。(小声)”
        “那是谁把你摆俱乐部冻成傻子的?”
        “啧……”


精神分裂正直谜X躁郁症鹅(仅为脑洞,喜欢的大宝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领取❤

或许杀了他……
Ed嘴角带着笑,紧了紧套住脖颈的绳子
“果然嘛,胜利的感觉真是不错哈”
一旁的R气得胡乱吼叫,对于自己即将消失的结局表达着强烈的愤怒与不满
“你个该死的!想想你身边爱你的人吧……”
R在他的身边走来走去,不时试图夺过Ed手中的套索
“我只想结束这该死的一切!!!”

着了魔似的把手伸向美妙的赤红火焰,手心传来的温暖与酥麻感包裹着他
回神时手掌已血肉模糊。奥斯瓦尔德慌了神,飞快关掉炉火避开他人视线去角落潦草地包扎伤口
时好时坏、循环往复的病态情绪令奥斯瓦尔德暴躁不已
或许满身血污提着紫黑色湿漉漉的伞,或许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令人只有戳戳才能知道死活
当好友把他拎到心理医生面前
“你对于你自己有什么认知或者了解的吗?”
“我只知道我受够了”

【我不想活着

人生毫无意义

今天只想死去

人生充满痛苦】

一些沙雕

【1】

来到一个贩卖谜鹅粮的小店,推开门,你来到柜台前想要购买一些谜鹅糖,老(编)板(剧)笑眯眯的带你来到店里的小玻璃窗前,慢条斯理的带上手套并猛的一拳砸苏了玻璃窗,老(编)板(剧)依旧笑眯眯的拾起一片最尖锐的玻璃一下子扎到你嘴里。你吧唧吧唧血肉模糊的嘴,含糊的说了一句:“真香。”

【2】

看似又饿又冷的小小奥兹试图摆出最凶狠最倔强的表情插着腰仰头对瘦高的Ed大吼:

“我,奥斯瓦尔德·科波特!就算从这里跳下去,死外边,也不会接受你的任何帮助!!!”

一个小时后Ed的公寓

敲门声------

“Ed?Help me……”

【2.5】

半夜,小小只,只是看起来穷困的奥兹从Ed的公寓溜了出去,溜到他众多隐匿基地中的一个里开始洗澡、抹发胶、画眼线、刷睫毛、换衣服……

接着,哥谭市里某个高档地下酒吧里,灯光闪耀的舞池里是萨斯在统领全场,奥兹则和塔比、芭芭拉窝在小皮沙发上嘬着酒。

鹅:“哦,那个新来的Ed,我好像爱上他了,我是说,我是gay。”

芭:“哦天哪!!!老天上帝法尔科内阁下呦!!!是什么神奇海螺还是欢乐水牛把你这么一个钢铁直男揉成钢丝球的???”

塔:(小声)“喂,太夸张了吧芭芭拉?奥兹明明是谁看一眼就知道gay的。”

芭:(小声)“我知道,装惊讶一下而已。”

锁 【又是意识流激情文,别盼,不可能有下文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同学,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瘦高的男孩初具男人模样,细长的手指神经质地推了推眼镜,眉头微皱,看着面前身高略低与同龄人的新同学。爱德困惑不已,他与生俱来的强大记忆力可以让他毫不费力的就能做到过目不忘。

        “我是不是问过你同样的问题?”

        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谢谢你,大哥哥!”略带颤抖和哭腔的幼小声音从背后传来,奥斯瓦尔德拾起手边最后一片谜语书的碎片转身透过单片镜上的些许血迹看向小男孩,没说话。从口袋里用指尖勾出一段刚好的紫色缎带扎起被撕碎的书,幼小爱德眼中的高大男人将书递到他的小小手掌中,冰冷透过深紫色的手套透过缎带流通至爱德的指尖又滴进他的心尖。
        “大哥哥,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啊?”

        ❓或许是几年前被烈火吞噬的医院摇摇晃晃的年迈老人抱出襁褓中的婴儿?❔

         货船上飘起滚滚浓烟,绿色的身影踉跄着躲进船舱,恰好逃过了在他腰际划过空气的锋利蝙蝠镖。
         一阵凉意透过亮绿色西装袖轻抚过心尖……
         “你……”
         对上黑暗中淡蓝色的双眸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有如其他的幽灵,我们将寻找躯壳,
        但是我们再也无法回到躯壳里去,
        因为扔弃的东西再收回便是不义。

        我们要把自己的身子拖到这里
        拖过哀号的森林,来到荆棘树下,
        受折磨的灵魂的躯壳将在这里悬挂。】*

*选自但丁《神曲·地狱篇》

他是龙【2】

       【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应该是谜融了Ed的谜x肉饼融了一点奥兹的鹅。想要《他是龙》原片的可以试试我放在评论区的链接,但是最好抓紧,云盘链接容易被吞或者失效。】

-----------------------------------

        隐约中被重重摔入窄小的岩洞,腰腹间被巨龙的利爪刺破流血,至现在也感染发炎。我扯下一块还算洁净的长袍裹住伤口,撕扯布料的声响在岩洞内被发酵放大,似乎引来了什么东西。
        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环绕身边,再加上刚下过雨岩洞的湿冷,正如被冰冷滑腻的蛇紧紧缠绕,无法呼吸。

        “有人吗?”

        “你不觉得这是明知故问吗。”
        “先生?!先生!你是谁!是吉姆找来救我的帮手吗?”
        “吉姆?我不认识什么吉姆。倒是你,应该离我远点。”
        我循着他的声音找去。“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奥斯瓦尔德,你呢?”
        “名字吗?我,不记得。”
        “人怎么会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呢,如果你不愿说的话我就不再问了。”
        “我没有不愿告诉你的意思!我不再需要它了,就这样。”
        “好吧,先生,你别激动。你了解龙的动向吗?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逃出去?逃不出去的。没有人能逃出去。浓雾、孤岛、龙,你认为你能从哪个里逃出去?倒是你们,为什么要唱龙之歌?为什么要召唤龙!”
        岩壁另一边的声音突然暴躁起来,男人用力锤着他脚下的石板。暴躁的声音明显要比刚才较平静的声音更加低沉。
        从岩缝中望去,那男人背对着我,他的脊背大幅度耸动身躯细细颤抖着,像是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先生,你怎么了?你不要害怕,我们都不要害怕……”
         “害怕?哈我怎么会害怕。”他打断我的话,大声嘶吼着,最后语气却渐渐弱下来。
        “但是你别担心,龙是不会伤害你的,绝不会。”
        借着月光,他光滑的肩膀在岩缝间若隐若现,我伸出手穿过岩缝试图去安抚他,或许一瞬,我看到他的脸,他的眼神,惊诧好奇与温柔的,惊恐绝望与扭曲的眼神。
         “龙来了,快躲起来!快躲起来……”
         龙啸。龙啸震动着山石,岩块颤抖着逃散。巨大的翅膀扇起的飓风在我耳边尖叫,我在尖叫的缝隙间听到他大喊着叫我别离开岩洞。
         巨龙咆哮着来到岩洞洞口却无法挤进窄小的岩洞,没多久便走开了。
         糟糕的婚礼,龙之歌引来的巨大恐惧,残酷怪物的再次降临,我尝试着攀爬岩壁,试着扯下长袍绑上石块以此攀爬却一次比一次摔的更疼。我崩溃得疯狂叫喊,像只无头的苍蝇四处乱转,抓起石块用力凿着石壁以依赖最后的希望之火。“你在哪儿啊?在哪!我求你!你在哪里啊?先生!该死的我还给你起了名字……回答我啊!不要丢下我,别丢下我……”
        松散的岩壁轰然倒塌,岩壁的另一边却空荡无人,只隐约舞动着些许幽绿火星。
         “先生?”
         岩壁坍塌的声音引来了巨龙,巨兽胸口的鳞片间闪烁着幽绿的光。我费力的在崎岖的岩地上奔逃,但是这毫无疑问无法逃脱。炙热滚烫的幽绿火焰从狰狞的龙口喷射而出,扭曲了空气。我躲藏在岩石后,眼睁睁看着龙焰毁灭万物。

        逃。

        这地方仿佛是个迷宫,我错误的直觉带我来到了绝路,错一步便注定是死亡。
       
        “别动,奥斯瓦尔德,小心,这里很高。”
        高大的男人从一旁走出来,话语中满是担忧。
        “你还活着……”
        “你怎么从岩洞里出来了?我叫你别离开那里的。这就是溜出去的后果。”
         “你不害怕龙吗?你……你到底是谁?”脑子中突然闪过一丝疑惑,随之而来的恐惧促使我不断后退。
         “奥斯瓦尔德,别动。”
         “别靠近我,听见了吗?别过来!”
         “这很难解释清楚奥斯瓦尔德……”
         “你别过来!”
         “小心点!”
         “亏我还相信你,你竟然骗我!”

         “奥斯瓦尔德,我是龙……”

         “龙,你是不会……”
          一脚踩空。错一步便注定是死亡。强烈的恐惧感随之袭来,我紧闭着眼叫喊着坠落。半空中,他抓住我。

         “别怕。”

         瞬间,幽绿的火星在他身边腾起,以胸口为源如血管般的纹路光芒刺眼,他温润的深棕色眸子变得闪耀。
        龙小心的握住我的腰,但还未来得及扇动翅膀就重重摔落在岩石上。

他是龙【1】


        一场明知不会得到爱的婚礼,两位不爱对方的新人。

        戴上沉重的珠宝高冠,仿佛整个身体被压垮。躺在船上却如同即将坠入冰冷虚无。
        我看着对岸的吉姆,我的朋友,我未来的丈夫。有人说他是为了贵族身份才与我成婚,真相却没几个人知晓。吉姆早与金发女孩芭芭拉坠入爱河,而顽固的父亲知晓吉姆是斗龙士的后代,认定只有斗龙士的后代才能配得上我。
        小船被抬起,人们将珠宝一一放上小船,我歪头对上了芭芭拉冰冷的眼神,她的面孔掠过船边的烛火隐匿在人群中。
        小船漂进湖中间,四周环绕着古老的龙之歌。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人儿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他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他注定死亡……”

        眼前飘来几片雪花,突如其来的强风又吹的它们飞快逃走。身边的烛火晃动又熄灭,这个民族百年的恐惧再一次降临。
        腰腹间传来剧痛。隐约中箭羽摩擦空气的声音是吉姆在挽弓,但哪怕是金属的尖锐箭头也无法穿透龙的坚硬皮甲。
        巨龙咆哮着,来自小村庄的攻击被它抛在身后,瞬间,仿佛世界都被它抛在身后。巨翼扇动着,带我向一个崭新的世界。

---------------------------
我的一更依旧这么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是龙【序曲】(再一次激情写文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人儿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他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他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他去吧 带他去

飞来吧 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 年轻的人儿”

热泪熊熊燃烧,抬眸,不远处是被逼成婚的未婚夫,上空是盘旋的巨龙。

“爱德!我在这儿爱德!”

巨龙喷着萤绿的火焰在村庄的上空盘旋,胸膛轰隆作响。

一个俯冲。

他在小船上空以人型落在我面前,身旁闪烁着萤绿色的火星。他炙热而粗糙的手抚着我的脸颊,身上因触摸我而再次升腾起火花,一个吻,紧接着坠入湖里,湖水沸腾。

他展开巨翼带我冲上了天空。

------------------------
先发个序曲看看有人想看吗www

上一页
下一页